#补个故事# 我的维权史……(略长)

憋的不行,全撂了
顺便回顾下自己这几年都作了啥
上帝视角反省下,也和大家比比惨(日子都不好过系列)
同时也希望一些经历能给大家启发和警示

略长,阅读耗时略久……

【 说在伊始 】

刚毕业创业,和同学合资做了个摄影工作室(商住办公内种,管我爸要了 3w,嫌我烦给了),失败后做过地方门户网站 / 旅行网站的采编,按耐不住年轻骚动的心又创业(炸鸡店,管我妈借了 3.5w,插播:家里北方偏远煤矿职工,父母自幼不和各玩各的,养育之道属按自己心思控制我 + 自己对孩子为所欲为系列,给饭吃有学上别的也不管。5 岁扔小学,高中就离家住宿读书了。对此我爸称不管我是为了从小锻炼独立精神,我妈沉迷交友和传销。当时给钱爸出于一点儿愧疚,妈传销老亏想靠我翻身)炸鸡店在大学城市开的,后来修地下管道道路开挖,觉得会受影响就转让回本了。然后又去别的城市“流浪过” ,后来也是靠这笔钱来了上海

【 前提回顾 】

来上海 4 年,职场环境越来越奇葩,市场经济玩法变更伴随着同比竞争力下降让职场人越来越焦虑。

从开始的合资教育公司新媒体(全公司就自己搞这个,其他除了标配支撑岗都是翻译 / 市场 / 课程讲师)—— 到当时风口处 o2o 医疗(双微做的风生水起,同期市场环境好随便做个营销活动都有 30w 净利,造就了 1 年涨薪 3 次的辉煌职场经历)—— 年轻气盛非要辞职,后来入坑了朋友的图书公司帮忙(传统图书印刷行业想转型,其实那会儿应该就预见到互联网红利期的退潮,但前面两家成功案例的自信让我企图给传统企业插上富连网的翅膀,没多久就因达不到领导变现的需求走人了)—— 离职后经历了些苏大强父母的联合作妖变动,自己身体也出现异样做了个手术,然后又经历我爸癌症手术的经济压力,修养了阵子后,机缘巧合的开工了,这次是医美公司(有啥想 8 的医美内幕么?)

从面试到入职到团队合作都异常顺利,十分融洽,整个开发团队北京搬过来的,大家理念三观性格需求都很合,又因有前面的履历,在公司很轻松就聘到运营管理岗,部门领导对我信任又关照,想着要收收心在这个公司奋战几年稳稳事业再多方位谋求自我实现。

待了一阵子感觉办公氛围诡异,领导层没动作,日常工作就是维稳,想着为公司开源节流几次三番去沟通企图重启些旧 app 的升级优化(那时已荒到长草),借此把手上蓄池资源打通整合一下,同时便于维系 c 端和 b 端,结果除了开会 n 个,啥结果没有。又突然增加了小程序的开发任务(技术老大一直写区块链,小程序这块进度拖了很久才上线)

那时就感觉整个部门的顺序特别颠倒,运营天天催产品和开发,产品啥都不做后来老干 BD 的活,开发沉迷区块链,老板不知在干啥,心想公司可能要黄…… 和自己领导沟通也是无动作(领导沉迷厚黑学 = = 后来想可能是他前几年运筹帷幄后产生了些不能说的结果以及心理变化,就想着先观察下再准备进退)

【 撕逼前的宁静 】

几个月后突然宣布,大家全部搬到内环的总部办公
工作上无作为且忽然番邦入朝岂有好事儿?

之前开季度会才去总部,这次搬过去细细感受一番后简直别有洞天。派系斗争非常严重,职场氛围很差,职场素质也……做点什么背后的小动作干扰特别多。领导特别开小会叮嘱:干啥都要留证据,千万别被抓把柄。不幸抓住别承认,万事小心别废话。管住嘴也不能迈开腿,一切观察再动作。

消停了阵子后还算顺利,没啥大波澜(此刻还不知公司高层的斗争)我甚至计划了长短期的各种学习 / 事业 / 生活 / 理财规划,想着马上就能摆脱前半生阴影成功上岸开创美好明天。

后来几个细节让我知道要变天了。
先是我们 CTO 辞了,没几天又回来了。再是无数次撞到领导和一波又一波不认识但他安排在公司各部门的眼线(后知)抽烟闲谈。然后没活了,开发停了,产品学写代码去了,BD 一天到晚和我抱怨客诉内容,后台接到的各种和公司的撕逼投诉(详细到聊天记录截图)此时领导开始带着我们吃散伙饭了,吃完饭我觉得为了大家的饭碗该做点什么,建议把总部品牌干掉(针对我们的小动作太多)吸收过来整合一下保住设计和运营的兄弟们,领导呵呵一笑说:不干了要回北京。领导要是撤了我们死的更快,软磨硬泡让他别放弃,他答应再扛一阵子找到合适的工作再回去。

彼时立刻和小伙伴们开小会,手把手教了遍怎样取证怎样和 HR 谈判怎样走法律程序,大家都觉得我杞人忧天有病

【 裁员手段 】

又安静了一个月终于动手了
采用的是急行军式逼迫战术……

突然叫到偏僻的某个会议室,HR 坐约谈人对面 +1 助理坐门口堵门——“三明治约谈”队形。

旁敲侧击找突破点 + 上纲上线道德情感压迫 + 工作能力降维打击 + 其他若干混合手段并用,不签字不让走,更荒唐有按住约谈者不让起身握着人手签自愿离职协议(无补偿)小伙伴们要么气愤之下放弃赔偿直接走人,要么请假无限拖延,还有妹子被吓哭……

某天下午裁完最后一个,临近下班紧接着就对我动手了。也是一样的套路,针对我特别增加了些副本,寒暄过后要业绩数据,开发部门能有啥业绩数据,领导和 cto 当时周五下午都回北京了,就告知数据在领导那里,他们都在回京路上,需授权才能拿到(拖延)最快周一整理给到,实在着急今晚给个初版。hr 接了命令今天必须把我处理掉,就开始恐吓了,想抓些道德点来压迫,应该是在录音(我当然也在录音)一来二去大家谁都套不出啥话来,在我当场电话领导说明情况且对方表示晚上到北京后给个初版数据表格后,hr 仿佛没听见像傻逼一样复读:“我要数据,你现在就拿出来,立刻马上”

当时直接回怼:“您是听不懂汉语还是…… ?您这情绪不稳定咱们无法沟通,冷静一下周一再谈吧。” 随后站起身来要开门离开,对方指着我鼻子:“你现在敢走,我就以不服从管理为由开除你!” 在我去了趟厕所冷静了会磨蹭到快下班准备走时,对方又找到我说他领导要和我谈(自己搞不定让自己老大出马)我说周一谈吧,快下班了,要再去个厕所。等我真去了洗手间,设计妹子发 wx 说:hr 坐我位置上等着我,门口站着他领导,人事助理去厕所找我了。在助理打开门之前我从侧门溜了,让设计妹子等他们下班走后帮我带了公司电脑和包包楼下后门给我。

当我搭上地铁,18:40 邮箱就收到了辞退通知:因不服从管理,沟通未完起身离开,现解除劳动关系,18:00 之前办理完离职交接,过期赔偿公司 xxx 元。
周六日整理了下证物,周一去公司最后取证了下,还碰上了 hr,“你来干嘛?你都被开除了!今天还来上啥班啊,是不是傻!打卡也没用,哎哟!你别拍我啊!”取证完后第二天就递交仲裁立案等开庭了。

等待开庭期间 1 分钱工资没发我,同样的辞退通知,邮件 x1,邮寄我住地 x1,邮寄回户籍地老家 x1,不仅恶心差点气炸。老家快递打电话认领,无人后退回。当时想如果写了父母联系电话,我大概会把辞退通知在坟头烧给 hr。

【说好的沪深是中国法律最后的希望呢?】

大家对劳动法以及案件过程中如何取证多半懵懂,多数人用不上也不会特意去学习。走过司法程序的个人更凤毛麟角,甚至多数 hr 也没经历过。

—— 先普及下弱势劳动方需知流程 ——

  1. 录音可用作案件佐证,需透露出对方姓名 / 职位 / 代表的利益方(以防庭上不承认,做证物鉴定需原告支付费用且有失败风险)
  2. 养成随时取证的习惯,不签署乱七八糟的文件(offer/ 合同 / 入职记录 / 打卡记录 / 每日工作详情记录 / 工作无误记录 / 工牌工位照片 / 办公地挂牌证明 / 公司营业执照 / 法人信息 / 公司组织架构人员树状图 等)
  3. 公司营业执照可根据企查查显示的信息(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到工商局提取
  4. 根据实际办公地,是否为港澳台注资 or 外企注资等,选择相应管辖区进行维权
  5. 司法流程:提起仲裁诉讼(劳动纠纷必须经历完仲裁才能上诉地区法院) —— 填写材料等待立案 —— 立案成功电话通知第一次仲裁调解,书面通知邮寄 —— 第一次仲裁庭调解,看司法机关规模,有的是会议室,有的是小法庭 —— 调解成功拿钱结案 —— 调解失败再次提交申请立案 —— 进入仲裁庭审判 —— 等待开庭审判——在法官的要求下补充证据(3 份以上,按对方人数准备)——原告被告到庭进行质证辩护——判决书——不服方可一定时间内向区域法院提起 1 审上诉 —— 1 审不服的话提 2 审上诉 —— 2 审为终审,判决为最终结果 —— 如果还是冤,或者到 2 审都感觉法院偏向企业,就向检察院再上诉 —— 把法院一起告了的意思(徇私舞弊判决不公,要求重审案件)
  6. 时间:仲裁 =90 天内结案,1 审 +2 审 =6 个月内结案
  7. 付出:脑力(户籍地街道办事处开具贫困证明 可以排队法律援助律师,我那时就剩几百路费都没,就自学了遍劳动法,劳动仲裁贴吧看了几个案件,摸索了摸索)(也做了几个方案接触了几个律师,律师按场次收费案件申请金额的 x% ,收 30% 你申诉了 1w 的话 =3000,打 1 场给 3000,出庭辩护前签合同给钱,败诉风险不承担)心理压力(自我辩护,要清楚流程,知道如何答辩质证,说法官要听的话,不讲故事不讲道理。同时要清楚一些辩护技巧和心理技巧)时间(失业 + 官司的时间沉没成本)

第一次调解对方没到场,我和调解员等了半小时,调解员打电话过去 hr 和政府在电话里撕起来了,先抨击了一顿然后要我归还电脑(法律上讲我属于没交接公司资产,个人上讲因为当时不发我工资了才拿走电脑增加仲裁砝码)按调解员的指点回去交了电脑,果不其然各种拿表格骗签字

完事等了两天打电话过去问调解员进度,调解员又打给公司询问,结果又撕起来,调解员让我去立案开庭审判,立案成功的文件收到后补充了些证据,然后等开庭

开庭审判这次公司终于来人了,是小助理 + 老板亲妹妹……?(号称全公司整容最成功的完美案例 + 海龟背景)(不是我不要脸,颜值程度不及在下后背)全程都在 diss 我 + 人身攻击:“你人品有问题,人品有问题所以不能发工资给你,你领导人品也…… 你们那个部门…… ”这种。然后去背调了我,出来混肯定有对不上的地方,我在上家的时间线上延长了点,企业揪住了这点来质证,我表示面试时就坦白过也谈好了才来的领导可作证(此时我领导在现场就被疯狂 diss 了)法官就单独和我谈话了,意思我简历这事儿有风险直接判的话会败诉还会记录在案影响以后找工作,仲裁和稀泥是肯定的,但这点也没错,想再调解个半数赔偿金试试。然后前后和我和企业两个房间谈了两次,企业表示只给工资别的没有,为了对上我的银行账单还做了各种假证据。

僵持不下就休庭了,又补充了些关于工资组成的证据,法院把企业准备的证据寄给我,我又提交了书面质证回馈。后来仲裁庭打了三次电话劝我放弃经赔只拿工资,当时是打算一路上诉到 2 审的,坚决回绝了让出裁决书,仲裁不愿出还是在劝我接受。

然后我去了趟区法院,觉得自己证据充足不可能败诉,想在法院再求证下胜诉几率。

去了之后是陪审员和社区律师接待的我,真是颠覆了认知。在证据如此充足且事实如此的情况下,直接判决依然没胜算,1. 企业规避风险 + 为避税而签订的合同薪资与实际薪资不符,组成部门不明,银行卡的入账是个人账户支付,备注工资依然不予承认。2. 简历时间线问题。

法院给出的结论是企业违法且劳动者无误,这种情况依照风险点直接判决依然败诉,为了保护劳动者还是会庭前调解,经赔是没戏的。这样前后就是 1.5 年 -2 年,判决后不执行再申请还要等待。从仲裁到法院,从调解员到陪审员,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这就是弱势群体…… 年轻吃点亏也是没办法…… 只能自己多小心”

后来接受了只拿工资放弃了赔偿,签字打款企业速度堪称光速,同时,当初的 hr 和 hr 领导也被辞掉了,我像一个在战场上中了一枪临死前干掉两个鬼子的八路军战士,终于也躺下了。

原来只要当上老赖,人生这么轻松这么爽。

前后历时 3 个月 + 我只是要个工资就累成这 b 样,想那些大字不识讨薪的民工和卷在各种冤假错案里冤屈难伸的人,真是心累极了。也让我对法律对正义对公平…… 彻底不抱任何希望。如果有钱请律师,不在乎赔款就想争口气,这么简单的官司是不可能输的。

【 结尾 】

拿到工资过几天就过年了,自己在上海过了个年,期间也有朋友介绍了几个私活,赚了点饭钱。再就是我爸病退了,隔三差五要死要活一下,三五不时让我给他在上海找个 5k 包吃包住轻松愉快的工作外,就是我妈作一作,好像也没啥了。

领导年后和我吃了个散伙饭,透露了裁员的真实原因,节省开支是一方面,主要是我们属于老板的人,后来老板娘掌了实权,干掉所有老板的人扶持自己势力(为啥这样做呢?老板娘黑料多,创立公司的钱是早年自己的包养费,后来认识老板俩人一起开了公司,十来年做大了,不知啥原因老板开始转移财产,暴露后撕了个大的,然后老板娘就开始动作了……)等着被裁顺便帮我骂人报仇,3 月初也约谈走人了,待了 3 年也不过才赔了半个月。

以为裁员是经济原因,再不济是能力原因,没想到是夫妻争权下的斗争。
然后呢,官司也看清了社会现实,身心疲惫,一度绝望透顶。
再然后的心理历程大家都经历过,就不说了。

只愿你我从经历中获得智慧,跳脱轮回。

被掠夺除了对方蛮横,还因自我弱小。